富凯利国学北征录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 

 

 

北征录

 

  明·金幼孜

  永乐八年二月初十日,上亲征北虏。是日,驾出德胜门,幼孜与光大胡公由安定门出。兵甲车马旌旗之盛,耀于川陆。风清日和,埃尘不兴,饶鼓之声,訇震山谷。晚次清河。

  十一日早,发清河。途间雪融泥深,马行甚滑。晚次沙河,勉仁始至。

  十二日,早寒,发沙河。午次龙虎台。

  十三日早,发龙虎台,度居庸关。关下人马辏集,仅容驾过。如是者凡数处。晚次永安甸,大风,未几阴晦,须臾大雪。少顷,雪霁,天宇澄净,云霞五彩,烂然照耀山谷。西南诸山无云,岩壑积雪如银台、玉阙;东北诸山云掩其半,露出峰顶,四顾皆奇观。上立帐殿前,面东北诸山,命某等西立观山。上曰:“雪后看山,止此景最佳。虽有善画者,莫能图其仿佛也。”

  十四日早,发永安甸,大风甚寒,且行且猎。幼孜观骑逐兔,不觉上马过前,上笑呼幼孜三人,曰:“到此看山,又是一种奇特也。”盖诸山雪霁,千岩万睿,耸列霄汉,琼瑶璀璨,光辉夺目,真奇观也。午后,次怀来。

  十五日早,发怀来,午次镇安驿。

  十六日早,发镇安驿,行数里,道边有土垣宛如一小城。问人,曰:“此元时官酒务,每岁驾幸上都,于此取酒。”午次鸡鸣山。相传起于唐太宗征高丽至此,登山鸡鸣,由是得名。上指示幼孜三人曰:“此即鸡鸣山。昔顺帝北遁,其山忽崩有声如雷。其崩处汝等明日过时见之。”

  十七日,发鸡鸣山。山甚峭,上有斥堠,下有故永宁寺基,有欧阳玄所撰碑尚存。其西北崩处,土石犹新。其下即浑河,流出卢沟桥,有石柱数十根陷于泥间,其半出地上。俗传以为鲁班造桥未成而废,但无纪载可考,窃以为辽金时所造者。行里余,路甚窄,仅可容两马。人马辏集,危迫殊甚。又行三四里,度桥,山下有土垣,乃元时花园,有旧柳数株尚存。更行二十余里,过坳儿山,路险如鸡鸣。山石巉然下压,下临河水,路陡绝,旁有积雪,凝附于岸。雪上亦可行,但坼裂可畏。车行马骤,毛发栗然。过此山渐平。上勒马登高冈,召幼孜等,指诸山曰:“此天之所以限南北也。”且行且语。上下马少坐于山冈之上,赐酒肴。午次泥河。

  十八日发泥河,午次宣府。上阅武营内。夜雨。

  十九日,微雨。驻跸宣府,阅武营内。

  二十日驻跸宣府。

  二十一日,发宣府,晚至宣平。召幼孜等谓曰:“今灭此残虏,惟守开平、兴和、宁夏、甘肃、大宁、辽东,则边境可永无事矣。”

  二十四日早,发宣平。行数里,渡一河,水迅疾及马腹。近岸,冰未解。水从下流,人马从冰上渡。间有缺处,下见水流,而薄处仅盈寸,渡此甚战栗。更行数里,入山峡中。行又数里,上登山而行。过山,下平陆,次万全。大风寒,下微雪。

  二十五日,大风寒,发万全。行数里,至城下。上谓幼孜三人曰:“此城朕所筑。”过城北,见城西诸山积雪。上曰:“此亦西山晴雪也。”过城北,入德胜口。上指关口曰:“如此险,人马安能渡?”山皆碎石,若堆粟然。入关,两峡石壁崎峭如削。时车马辏集,拆关垣以度。过关,由山峡中行,地冻冰滑,马蹄时踣。间度涧,积雪未消,从冰梁上行。大风甚寒,下马便旋,靴底沾雪,凝冻滑甚。上马尤难,两手攀鞍,皆冻不能屈伸。行二十余里,上野狐岭,上指东南诸峰曰:“至此看山,则尽在下矣。”时风沙眯目,小石击面,面为风所吹皆紫黑。下山顶,度关,关门为车所塞。从土堤而下,地滑,马多仆者。午后至兴和城北下营。既而上召独光大往,上曰:“足寒时不要即附火,只频行足自暖。”又曰:“金幼孜何在?恐冻伤其足。”光大曰:“适同至,仆者未到,在彼控马。”

  二十六日,驻跸兴和。上祭所过名山大川。上驻马于营前,召幼孜等谓曰:“汝观地势,远见似高阜,至即又平也,此即阴山脊,故寒,过此又暖。尔等昨日过关,始见山险,若因山为堑,因壑为池,守此谁能轻度?”幼孜等顿首曰:“诚如圣谕。”

  二十七日,驻跸兴和,上阅武营外。时天晴,大风。上曰:“尔等今日始知朔方风气。”忽天阴,上曰:“雪且至。”命亟回,至营门,雪下,已而大风,复晴。

  二十八日,风寒。驻跸兴和,上阅武营外。

  二十九日,猎者得黄羊至,上召幼孜等三人观之,遂立语于帐殿前,至二鼓乃退。

  三月初一日晚,上召至帐殿,语至二鼓。上曰:“夜已深,汝等且休息,庶明日有精神。”归帐房已三鼓矣。自是每宵或漏下、或二更始出。

  初二日,驻跸兴和。赐食黄羊。

  初七日早,发兴和。行数里,过封王陀,今名凤凰山。山西南有故城名沙城,西北有海子,鴽、鹅、鸿、雁之类满其中,远望如人,立者、坐者、行者、声欬者;白者如雪,黑者如墨,或驰骑逐之即飞起,人去旋下,翩跹回翔于水次。过此海子,又度数山冈。午次鸣銮戍。上指云山谓幼孜三人曰:“此大伯颜山,其西北有小伯颜山。”指其东北曰:“由此去开平。”复曰:“汝等观此,方知塞外风景。读书者但纸上见,未若尔等今日亲见之。”上又曰:“适所过沙城,即元之中都,此处最宜牧马。”语久始退。少顷,上复谓曰:“汝等观此,四望空阔,又与每日所见者异。汝若倦时,少睡半晌即起,四面观望,以畅悦胸次。”幼孜等叩头退。

  初八日,驻跸鸣銮戍。夜,上坐帐殿前望北斗,召幼孜等观,北辰正值头上,语至二鼓乃出。

  初九日,驻跸鸣銮戍。上大阅武誓师,六军列阵,东西绵亘数十里。师徒甚盛,旗帜鲜明,戈戟森列,铁骑腾踔,钲鼓震动。上曰:“此阵孰敢婴锋!尔等未经大阵,见此似觉甚多,见惯者自是未觉。”先是东风,及鼓作,徐转南风。上悦,大饮将士。午回营。夜召幼孜三人至帐殿前,语至二鼓始出。

  初十日早,发鸣銮戍。上登山麓渐行,径山谷,山平旷不甚高。见鹿蜕角于地,长数尺许,槎牙如树枝。行数里,平山渐尽,东北有山颇高如诸山。上曰:“此即大伯颜山。”西北有山甚长,隐隐如云雾间,如海波层叠。上曰:“此即小伯颜山。”望之若高,少焉至其下,则又卑矣。由是地平旷,沙中多穴。上指示曰:“此鼢鼠穴也。马行其上,为所陷。”渐近一山下,见诸军于此掘井,所出沙有纯黄者,其色如金;白者,其色如玉雪;又有青黑者。上令中使下马取观,复以示幼孜三人观之。适中官射一野马来进,上召幼孜与光大、勉仁及尚书方宾前观。上曰:“野马如马,此野骡非野马,汝辈详观之。”北来每物见之,足广闻见。又行数里,远望如水,近则如积雪,乃是碱地。又行十余里,过凌霄峰,即小伯颜山也。上登山顶,多石,山下荒草无际,北望数十里外,又有平山甚长。上曰:“人未经此者,每言塞北事,但想像耳,安能得其真也。”观望良久乃下。见草间有两途如驿道,上曰:“此黄羊、野马所行路也。”驻营凌霄峰。此时少水,军士多不食者。夜雪,平地尺余。次日,人马得雪,炊饭皆足。

  十一日,驻跸凌霄峰北。上召幼孜三人曰:“虽下雪不寒,夜来无水,人马俱足矣。”食后天晴。

  十三日,午复下雪。夜漏下,上召至帐殿,语至二鼓。雪霁月明,寒风洒淅,毛发栗然,久乃出。

  十六日五鼓,驾发由东路,幼孜三人向西路,行三十里,天明,随驾不及。幼孜与光大由哨马路迷入橐駞山谷中,山重叠,顶皆石,山下有泉水一沟甚清,饮马其上。泉旁多丰草,间无一人。但见鹿蜕角满地,间见人家居址坟茔,渐见有数卒驱驴过,问大营所在,皆不知。前行数十里,山转深邃,登高冈望川之西北,萧条无人,始勒骑回至泉上。有数十骑驻泉北,问之皆不能知,遂下马略休息。忽有军帅过,见予三人,亦下马同坐草间,问驻跸处亦不知。军帅往东南山谷中寻大营,幼孜三人由东北而往,车马来者渐多,皆寻不得。行十余里,遇去者渐回,乃由东北山峡中行,峡之南山皆土,而北山尽石壁,巉岩峭削。有小石戴大石,层叠高低宛如人所为者。自兴和至此,地无寸木,但荒草而已。惟此石壁之半,生柏树一株,甚青翠可爱,如江南人家花圃所植者。幼孜呼光大曰:“此亦塞外一奇观。”峡中行十余里,途穷复回。穿过数山,忽遇宁阳侯曰:“我已五处发马寻大营,待回报,相与同往。”饭毕,久俟报马不至。日已暮,上遣中官二人来。问之曰:“大营在五云关,去此八十里。”宁阳侯领二千骑与幼孜三人偕行。行数十里入山谷中,下一山甚险。时昏黑,下马徐行,过此又上山,相与盘旋于山顶,上不知路所向。更过两山,下山,麓东南有间道可行。时月色昏暗,野烧漫山,悲风萧瑟。行十数里,度大川,望东北行,径山麓,有泉潺潺而流。行数十里,遇深涧,马不可度,乃复回泉上,下马休息荒草间。

  十七日早,由山间望东南行逾数十里,雪益大,隐隐闻铜角声隔山谷间。又过一山,见队伍前进,即按马行五六里,往问之,曰:“左掖军马。”言驾起往前五十里驻营,遂同行。午至锦水碛,见上,上喜曰:“汝等何来迟?”三人答以迷道。上问迷道之故,遂备言之。上大笑曰:“尔等皆疲倦,且休息。”出遇方尚书,曰:“昨日上在途屡召不见,谓必迷道,凡遣传令者三十辈来相寻,今早又遣十余人,适又问尔三人来未。”幼孜自惟以一介书生,荷蒙圣上眷顾,顷刻不忘,天地之德,将何以为报。

  十八日,驻跸锦水碛。上念幼孜无马鞍,命中官传旨与清远侯,讨马鞍一副送至帐房下,遂诣上前叩头谢。

  十九日早,发锦水碛。行十余里,道边有古城。上指示曰:“此答鲁城也,朕尝猎于此。”又行十余里,上登山射黄羊,令幼孜随观。午次环琼圃。自此皆沙陀,出塞至此,渐见有榆林、鸟鸢。

  二十日,次压虏川。水多咸,炊饭色皆变黄,作气息,食不下咽。日暮,上召幼孜三人至帐殿前,指示塞北山川。上曰:“古交河在今哈剌火州。因两河相交,故名。水啮沙出。碑曰唐之交河郡,故知交河在彼。”

  二十一日,驻跸压虏川。

  二十二日,次金刚阜。日暮,上坐帐殿前,令幼孜远望。极目可千里,旷然无际。地生沙葱,皮赤气辛臭;有沙芦菔,根白色,大者经寸,长二尺许,下支生小者如筋,气味辛辣微苦,食之亦作芦菔气。

  二十四日,夜甚寒,上召草敕,砚水成冰。

  二十五日早,发金刚阜,午次小甘泉。有海子颇宽,水甚清,咸不可饮,中多水鸟。胡骑云:“此名鸳鸯海子。”疑即鸳鸯泺也。《地志》云:“鸳鸯泺在宣府。”此去宣府盖远,未敢必其然否。夜召,语至三鼓乃出。

  二十六日,发小甘泉。上召语虏中山川,上曰:“女直有山,其巅有冰,色白,草木皆白,产虎豹亦白,所谓长白山也。天下山川多有奇异,但人迹不至,不能知耳。此地去辽东可千余里,朕尝问女直人,故知之。”行十余里,上召令马上草敕,幼孜三人按辔徐行,执笔书草成,上己行三里余。飞至上前,视草观毕,令誊真。下马坐地,于膝上书之。午次大甘泉。

  二十七日,上令卫士掘沙穴中跳兔,与幼孜三人观。大如鼠,其头、目、毛、色皆兔,爪、足则鼠,尾长,其端有毛,或黑或白,前足短,后足长,行则跳跃,性狡如兔,犬不能获之,疑即《诗》所谓“跃跃毚兔”者也。有盐海子出盐,色白,莹洁如水晶,疑即所谓水晶盐也。

  二十八日,移营于大甘泉北十里屯驻。二十九日,午次清水源。有盐池,盐色或青或白,军士皆采食。三十日,驻跸清水源。去营六七里,地忽出泉,予与光大往观,至则泉溢数亩,人马钦之俱足。

  四月初三日,进《神应泉铭》。初五日午,发清水源。过此沙陀渐少。时大风寒,予戴帽上马时被风吹斜侧,常以手执帽笼。上顾而笑曰:“今日秀才酸矣!”晚至屯云谷。此处少水,由清水源载水至此晨炊。

  初六日早,发屯云谷,霜气甚寒,皆衣皮裘,戴狐帽。行十余里,上召曰:“云《豳风》‘一之日觱发,二之日栗烈’,今已莠葽之时,而气尚栗烈,人皆衣狐裘,未经此者,与之言自是不信。”光大对曰:“诚所谓‘井蛙不可以语海,夏虫不可以语冰’,臣若不涉此,亦不深信。”上笑曰:“尔等诚南士也。”午次五雪冈,见上于帐殿。上见光大衣狐裘暖帽,笑曰:“今为冷学士矣。”

  初七日,发玉雪冈。行十余里,过一大坡陀,甚平旷远。见一山甚长,一峰独高,秀拔如拱揖。上指示曰:“此赛罕山,华言好山也。”又曰:“阿卜者,华言高山也。”其中人迹少至,至则风雷交作;故胡骑少登此,若可常登,一览数百里,已为其所窥矣。午次玄石坡,见山桃花数藂盛开草莽中,忽睹此,亦甚奇特。上登山顶,制铭,书岁月纪行,刻于石。命光大书之,并书“玄石坡立马峰”六大字,刻于石。时无大笔,用小羊毫笔钩上,石勒成,甚壮伟可观。晚,有泉跃出于地,如神应泉,足饮人马,名曰“天锡泉”。上命幼孜三人及尚书方宾、侍郎金纯往观,至见人马填满泉水上,溢出泉复壅塞。

  初八日,次鸣毂镇。

  初九日早,发鸣毂镇,是程若远,然地甚平旷。午至一山谷中,有二旧井,水可饮,新掘井皆盐苦。午后忽微雨,风作,天气清爽,人马不渴。若暄热,人皆乏矣。过数里,两旁皆山,西山皆黑石,礌砢层叠;东南诸山皆土。晚至归化甸,上与诸骑将前行眺望,有泉出于地,遂名曰“灵秀泉”。适中官以玄石坡字来进,观毕,命司礼监藏于箧。

  十二日早,发归化甸,由山谷中行。地多鼠穴,马行其上辄踣。行二十余里,地多美石,有如琥珀、玳瑁、冯瑙、碧玉者,其光莹然。同行好事者下马拾以为玩。午至杨林戍,地亦有美石,但不如前所见者之佳。晚有泉出于营之西南,遂命名曰“神贶泉”。

  十六日午,次禽胡山。营东北山顶有巨白石,上命光大往书“禽胡山灵济泉”大字。十七日,次香泉戍。十八日早,发香泉戍。行沙陀中,多山桃花,满地烂熳。又有榆林藂生,不甚高,有鸟巢甚完固,举手可探之,皆鹰隼巢也。午后至广武镇。川中有土城基,问人云,国初征和林时所筑。屯粮于此。过川入山,有泉流,马皆不饮,泥臭故也。西南山峰甚秀,上欲刻石,令方宾与幼孜三人上观石。登山,下马遍观,无佳石,得一石略平可书。正书,忽风雨作,遂下山至营复命。上面营前高峰而坐,上曰:“人恒言此山有灵异,适登此,忽云阴四合,风泠然而至。”遂命之曰“灵显翠秀峰”,泉曰“清流”。

  十九日,发广武镇。上登灵显翠秀峰,令幼孜三人从。晚次高平陆,无水,于广武镇载水至此晚炊。二十日,次怀远塞。二十一日,次捷胜冈。有泉涌出,名曰“神献泉”。上令光大书“捷胜冈”三大字于石。山多云母石,并书“云石山”三字,刻于石。

  二十二日早,发捷胜冈。行数十里,但见荒山野草。上曰:“四望无际,莫如其极,此真所谓大漠也。”午次清冷泊。有泉涌出,名曰“瑞应泉”。

  二十三日午,发清泠泊,晚至双秀峰。是程无水,自清泠泊载水炊饭。适天阴风寒下雨,人马俱不渴。二十四日早,发双秀峰,逾时至灭虏镇,泉曰“永清”。

  二十五日午后,发威虏镇,晚至紫霞峰。二十六日,至玄云谷。使臣舒百户自瓦剌回。上召幼孜三人随驾同行,听其言瓦剌事。夜命写敕,无卓,以毡覆地,伏而书之,书毕已四鼓矣。

  二十七日,次古梵场。二十八日早,发古梵场。行数十里,东北有山甚高广,峰峦耸拔,苍翠奇秀类江南诸山。山之下孤峰高起,上多白石,元氏诸王葬其下。晚至长清塞,有泉水甚清,赐名曰“玉华泉”。夜漏初下,上立帐殿前,指北斗曰:“至此则南望北斗矣。”语甚久方退。

  三十日,至顺安镇。上立帐殿前,指营外诸山曰:“此虏地诸山之入画者。”遂令画工图之。晚下雨。

  五月初一日,早微雨,发顺安镇。行十余里,山多白云,上召指示前山曰:“此即名白云山。”又行数里,白云中有青气接地,望之如青山白云。上曰:“此山甚高大可观。”幼孜以为信然。上笑曰:“此气也,非真山。若诚为山,则天下之山无有过之者。”度一冈,遥见胪朐河;又过一冈,上揽辔登其顶,四望如下。又行数里,临胪朐河,立马久之,赐名曰“饮马河”。河水东北流,水迅疾。两岸多山,甚秀拔,岸傍多榆柳。水中有洲,多芦苇、青草,长尺余,传云不可饲马,马食多疾。水多鱼,顷有以来进者。驻营河上,地名曰平漠镇。初二日,驻跸平漠镇。赐食御庖鲜鱼。初三日,发平漠镇。由此顺胪朐河东行,午至祥云巘。上立帐殿前召语,片时乃退。初四日晨,发祥云巘。午次苍山峡。峭马营已值胡骑四五人,得箭一枝、马四疋来进。

  初五日,发苍山峡。午次雪台戍。地多野韭、沙葱,人多采食。又有金雀花,花似决明,茎似枸杞,有刺,叶小,圆而末锐,人采取其花食之。又有一种黄花菜,花大如茼蒿,叶大如指,长数尺,人亦采食。

  初六日,次锦屏山。

  初七日,次玉华峰。初八日,发玉华峰。胡骑都指挥款台获虏一人至,知虏在兀古儿扎河,晚遂度饮马河下营。

  初九日,上以轻骑逐虏,人各赍粮二十日。其余军士,令清远侯帅领驻札河上。扈从文臣,止令尚书方宾及光大、勉仁数人随行。命幼孜留营中。初十日早,雨。驾将发,余同光大诣帐殿见上,请随驾同往。上曰:“尔不能战阵,往亦无益。前途艰难,朕一时顾盼有不及,或为尔累,尔留此岂不安?”幼孜叩头,不胜感激。食后送光大、勉仁出营门,马上相别,殊觉怆然。是日,哨马营获胡寇数人及羊马辎重送至大营,清远侯复遣人护送驰诣上所,盖欲以为向导也。

  十五日,早食后出城东,回至清远侯帐下。坐移时,得上追逐胡虏动静。十六日,食后同张侍郎、袁中书出城外登一小山。四望天宇空阔,情怀甚适。

  十九日,食后闻捷音将至,甚喜。清远侯来邀作午饭,仍食鲜鱼。

  二十一日,早饭出城外候驾,光大、勉仁先至营中相见,且喜且戚。时驾从城外过,去城二十里安营。至营中见上,与语良久,命写《平胡诏》。

  二十二日,分军由饮马河先回,上以骑兵追逐余虏,东行,步行者俱不得从。是日,发《平胡诏》及书敕谕数道,甚忙,迫午后起营。

  二十三日午,大雨,午后雨止,发威远戍。晚至广安镇。

  二十四日,发广安镇,由此循饮马河南东北行。午次蟠龙山,大雨,平地水流,暮雨止。

  二十五日,发蟠龙山。雨意未止。晚次临清镇。二十六日,午后离饮马河,取便道入山中。晚次定边镇。是程无水,载水为早炊。二十七日,发定边镇。午至河,午食后渡河,河水稍深,据鞍不能渡。幼孜三人俱脱衣,乘散马以渡,水没马及腰以上。暮至双清源,夜禁火不举。

  二十八日,发双清源。午至河,水益深,多用柳枝缚筏以渡。晚次平山甸。上立帐殿前,召幼孜三人问津河之由。上叹曰:“朕渡河时已命筏上渡,汝何不由彼?”光大曰:“臣辈不知,及至彼,又无与臣言者,故不由彼渡。”上笑曰:“今日方为艰难,汝得无惧乎?”因渡水,得一木板,上有虏字,就以进,上命译史读之,乃祈雨之言也。虏语谓之札达,华言云诅风雨,盖虏中有此术也。

  二十九日。次盘流戍。六月初一日,次凝翠冈。初二日,发凝翠冈,午经阔滦海子。上令幼孜数人往观。去营可五六里,有山如长堤以限水。海子甚阔,望之者无畔岸。遥望水高如山,但见白浪隐隐,自高而下,天下之物,莫平于水。尝经江湖间,望水无不平者;独此水远见如山之高,近处若极下,此理极不可晓。观毕复命,上曰:“此水周围千余里,斡难、胪朐凡七河注其中,故大也。”遂赐名曰“玄冥池”。晚次玉带河。初三日次雄武镇。上召予同勉仁往,光大看马,及退,漏下已三鼓矣。初四日,发雄武镇。晚次清胡原。

  初五日,次澄清河。初六日发澄清河,数里渡河,穿入柳林中,柳蒙密不可行,下皆污泥,行五六十里下营。大雨如注,至晚不止。又复起营,夜次青杨戍。

  初七日,发青杨戍。凡四渡河,河水甚急。午次克忒克剌,华言“半个山”。山甚峻拔,远望如坡,故名。入此,河稍峡,山攒簇,多松林,上曰:“此松林甚似江南。”至前山水益清秀可爱,孰谓虏地有此奇观也。晚次苍松峡。隔岸坡陀间,树林蓊郁,宛如村落,水边榆柳繁茂,荒草深数尺,而草稍俱为物所食。是日获虏二人,因问之,知虏骑曾经此过一宿,草为马所食所。

  初八日,发苍松峡,渡泥河数次,河狭水浅,两岸泥深,人马多陷。晚渡黑松林。苍翠可爱,遂下马少憩。复行十数里,下营饲马,日没复启行。夜入山谷中,乘月倍道兼行,上坡下涧,不胜崎岖。月落,路难行,旌旗甲戈咫只不能辨。幼孜三人从宝纛,须臾莫知其处。但前骑皆不行,始下马立半山间。逾时复上马,下至平川。路多沉淖且陷,益难行,而乡道亦惑,遂止,次飞云壑。

  初九日,发飞云壑。行二十余里,凡渡数山。至一水泉处,前哨马已见虏列阵以待。上饬诸将严阵,先率数十骑登山以望地势。幼孜三人下马被甲,复上马随阵后。渡一大山,见虏出没山谷中。少顷,遣入来伪降。先是,上度虏必伪乞降,预书招降敕以待。至是虏果来,上在阵前召取敕,幼孜遂驰马至前以敕进,上曰:“虏诈来请降,朕亦给之。”乃以敕付来者去。又行数十里,驻兵于山谷中。忽见阵动,亟上马前行。俄闻炮声,左哨已与虏敌,虏选锋以当我中军,上麾宿卫即摧败之。虏势披靡,追奔数十余里,予三人同方尚书随宝纛前进。上已驻兵于静虏镇。遣传令都指挥王贵来收兵。贵见予数人惊曰:“何故在此?主上已久下营,可亟回。”予数人遂回。往返已百余里。

  初十日早,发静虏镇,命诸将皆由东行。人渴甚,以衣于草间且行且拽渍露水,扭出饮之。行数十里始得水。晚次驻跸峰。

  十一日,上先将精骑穷追虏溃散者,令予三人及文职扈从者皆随都督金玉、冀忠用领马步后进。午始行入山谷中,渐见虏弃辎重。晚次长秀川,而辎重弥望。十二日,发长秀川,随川东南行,虏弃牛羊狗马满山谷。暮次回曲津。

  十三日,次广漠戍,归大营。上逐虏于山谷间,复大败之,久方回营。幼孜三人见于帐殿,上语破贼之故,复加慰劳,幼孜三人叩头谢。

  十四日,发广漠戍。行数里渡河,河滨泥深,陷及马腹,余虏尚出没,来窥我后。上按兵河曲,佯以数人载辎重于后以诱之。虏见竞奔而前,铳响伏发,虏苍黄渡河,我骑乘之,生擒数人,余皆死。虏由是遂绝。晚次蔚蓝山。

  十五日,次宁武镇。十六日,次紫云谷。

  十七日,次玉润山。十八日,次紫微冈。十九日,次青阳岭。二十日,次青华原。二十一日次淳化镇。

  二十二日早,发淳化镇,渡河,深及马鞍。既渡以为无水矣,而入一泽中,长六七里,草深,泥水相交。复渡两河,泥陷及马腹,马行泥潦中,几陷。晚次秀水溪。

  二十三日,发秀水溪,行十余里,入淙流峡,甚险,一水流其中,路倾侧临水,萦回曲折如羊肠,日凡七八渡,登高下低,马力疲倦,逾数冈至营。晚次峡中。

  二十四日,次锦云峰。二十五日,次永宁戍。二十六日,次长乐镇。二十七日,发长乐镇,草间多蚊,大者如蜻蜓,拂面■〈口替〉,拂之不去。晚次通川甸,即应昌东二海子间。上登山遥望,指海边石山曰:“此即三石山也。”营之西南曼陀罗山下,有寺基,元公主造寺出家于此,国初废。

  二十八日,次金沙苑。

  二十九日,发金沙苑,是程多水,途边多榆柳,沙陀高低,树青沙白,甚可观。上曰:“此景犹小李金碧山水也。”行数十里,有大海子,水稍深,先令军士伐木为桥以渡,晚次玻璃谷。三十日,次威信戍。七月初一日,次武平镇。初二日次开平,营于幹耳朵,华言“宫殿”也。元时宫殿故址犹存,荒台断础,零落荒烟野草间,可为一慨。

  初四日,次环州。上召赐瓜果。初五日,次李陵台,今名威虏驿。连渡数河,水深及马鞍。晚次宁安驿。初七日,发宁安驿,经元西凉亭故址。四面石墙未废,殿基树木已成抱,殿前柏两行仍在,但萧条寂寞。观久,怅然而出。晚次盘谷镇。

  初八日,发盘谷镇,入山峡中。路其险,两山相夹,如行夹城中。上曰:“此山险厄若是,虽有虏骑千群,岂能至此?纵至此,断其归路,鲜有能出者。”晚次独石。初九日,次龙门。龙门两山对峙,石崖千仞,水流其中,路由水中行,山水泛时,此处最险。上指此山曰:“断此路,孰能度者?”崖石悬处甚平,光大曰:“此处好镌磨崖碑。”上曰:“朕意如此,汝言正相合也。”

  初十日,次燕然关。十一日,次长安岭。至此方出险。十二日,次镇安驿。

  十三日,次怀来。十四日,次永安甸。召赐瓜果。

  十五日,度居庸关。上令幼孜三人记关内桥。自八达岭出关口,凡二十三桥。晚次龙虎台。十六日,次清河。十七日,驾入北京。

 

 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