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一、論癡情細說緣由

  話說情生於愛,愛生於孽,男女之間惟有那個『情』字,最容易發生重大的問題。但是這個『情』字,究竟作何解說?

  這個答案,本來很難說出的。在下現在姑且胡說一句:說是因為有了相愛的心思,纔能有情的發生,那相愛的起源,都是前生的孽緣,所以『愛情』兩個字,便是孽緣的表現。看官們聽著在下這話,千萬不要誤會在下是迷信因果的人。老實說起來,世界上一切形形色色,無論是什麼事情,有果必有因,有因也必有果,那因果本來是可以成立的。不過在下雖是深信冥冥中自有因果的,但卻不去迷信著。為什麼既已信了又不去迷信呢?因為冥冥中果然是有因必有果,有果必有因的,但是能夠自己明白這因果的道理,便可自己隨意留心了。雖然已經造了不好的因,卻可以自己造就了很好的果來。然而話是這樣說,世界上的人,進了情網能夠跳出來的究有多少?試看從古以來,為了個『情』字,不知害掉了多少英明有為的人!論到情能為害的緣由,總脫不離男女相慕相愛的情形。所以凡是人類,除了太上忘情以外,都有一種情感,只要不遇著對象方面的吸力,便可含糊過去,不致發作出來。倘是遇見了目的物,有一天抱著情感表現,那是入了情網,要脫出便很難了。所謂涓涓不塞,流為江河。這樣說來,情是很可怕的東西了。要是免不了情的發現,跳不出情的圈套,果能達到情之目的,並且能夠永久保守這情的圓滿目的,到也可算得自己無負於情,情也無負於自己。倘然有一天在情場失敗下來,那便糟了,志氣短些的人,竟至於把性命都送掉,莫說身外之物大大的犧牲了。在下說到這裡,奉勸看官們千萬不要進了情的圈套,免得自尋煩惱。

  在下現在寫一段故事給看官們看看,很可以給看官們作一個情場的借鏡。這段故意,乃是前清時代的一樁秘史,很當得起『哀感頑艷』四個字。在下現在先把這段故事的緣由,寫些出來,要論起這段故事的緣由,尤須知道本書的主人翁。本書的主人翁有兩人,乃是一男一女。男的是前清開國天子順治皇帝,女的是才貌雙全的名妓董小宛。除了順治皇帝和董小宛以外,還有一個重要人物。那重要人物是誰呢?便是富冠江南,纔傾當時的名士冒闢疆,那冒闢疆和董小宛、順治皇帝,都有密切的關係,看官們看到後面,自能明白。

  但是在下這本書裡,既有貴至人極的皇帝和傾國傾城的美人,更有風流奇才的名士,把這三人湊在一起,當然可以給在下這本書生色得很哩。然而美人終至不壽,名士竟遭慘離,皇帝也因此出家,三人都沒有良好的結果。說到緣由,無非為了這個『情』字。所以推論起來,到底仍是這個『情』字,把三人的樂境完全送掉。唉!貴為天子,真所謂惟我獨尊的了,既是惟我獨尊,哪樣事還不稱他心?哪樣事還辦不到手?何致於為一個婦人,竟把皇位犧牲。情願不做皇帝,反去剃了頭髮,去做光頭和尚,但給這個『情』字所束縛,便覺得富貴如浮雲了。董小宛也是進了情的圈套,不能跳了出來,所以情願做平民的側室,不願做天家的禁臠,為專制權威所逼迫,舊愁新恨,悒鬱成疾,黃土一抔,斷送紅顏,也可謂癡於情的了。至於冒闢疆,雖遭生離之慘,不免黯然消魂,究竟他是名士氣派,胸襟較為曠達,沒曾因情喪身,然而已是煩惱之至了。

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