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五、好姻緣天作之合

  話說闢疆別了小宛,回家住了幾月,正當八月秋闈之期,便來到金陵應試。三場考畢,依然名落孫山。那時小宛早已攜著一名老嫗,從蘇州求踐舊約,見著闢疆,益發的要跟回家去。

  闢疆因他父親仍在亂中,無意給小宛設法,所以還不允承。隔不多時,恰巧闢疆的父親奉旨調開襄陽,回裡路經金陵,闢疆少不得前去迎候,當然便趁在他父親的船中同回如皋而去。小宛聽到這個消息,礙闢疆的父親的耳目,不便跟著闢疆跬步不離,便另僱一隻小船,緊隨闢疆的大船而行。行了多天,闢疆在大船中聽著僕人密報,知道小宛跟在後面,心想即使跟到如皋,現在也決無法子可想的,因此便命人和小宛說知,教她仍迴甦州,隔些時候再給她設法。小宛聽了,也覺得急中無能為力,只得仍淒然而別,依舊回到蘇州居祝闢疆同他父親回家以後,因為兩試不第,未免心頭不很舒泰,留家株守。直到仲冬的時候,他有朋友劉生,自北京回南,路經闢疆那邊,便和闢疆盤桓幾天。恰恰劉生的奴僕從蘇州來,說起小宛自從在水路上和闢疆分別以後,回到蘇州,把這件臨別的衣服並不脫掉,寧可凍死了,表現她自己的志向。闢疆聽著,心中也著實感動。劉生便慫恿他道:『你素來很有風義的人,怎麼此番竟去負一女子哩!』闢疆這時纔覺得小宛堅志不移,便湊集二千金,托劉生乘便到蘇州去給小宛料理債務。不料劉生不是個幹練有為的人,到了蘇州,不善調停,依舊沒曾料理清楚。幸而這時常熟有個錢牧齋,乃是做過宰相的人,和闢疆的父親有些交情的。此番聽得小宛和闢疆的一番癡情,便親自來到半塘,給小宛料理。他仗著宰相的威勢,哪不敢不依,所以不到三日,早已料理得清清楚楚。牧齋把這事辦妥,自己寫了一封信去關照闢疆,一面又僱船把小宛送往如皋。

  小宛到如皋,正是十一月十五的晚響。這時闢疆正和他父親在拙存堂中宴客,接著牧齋的信,纔明白前後詳細的緣因。

  但倉卒之間,不敢和他父親說知,心頭好像小鹿亂撞。待要前去招呼,又恐他父親知曉,只得等著。那天又是客多興豪,直到四更天氣宴席纔散。闢疆心中有事,宴席初散,立刻飛奔到船埠探聽,纔知小宛船到,早由他妻室蔡氏打發僕人用轎子把小宛送到別墅而去。闢疆聽著,很感激他妻室賢淑,便再奔向別墅而來。

  只見幃帳燈火飲食器具,沒有一件是沒備的。小宛正在室中安排什物,見闢疆進來,欣喜道:『奴船剛近岸邊,怎麼不見你來候接?只見婢婦們簇奴登岸,奴心心裡很是懷疑,並且更是非常恐慌。等到到了這裡,見東西無一不備,問起緣由,纔知是主母安排的。奴現在既得永侍君子,又得如此賢淑的主母,奴益信自己的眼光放准,所抱的希望並沒有想錯哩。』闢疆聽著,也便和小宛敘了許多別後的情事。從此小宛便在別室安住,屏卻管弦,洗盡鉛華,專心一意的住著。有時做些針線刺繡,有時作些楷書墨畫,也不出門游逛。闢疆是隔了幾天去訪她一回,足足住了四個月的時候,不覺又是暮春時節。闢疆到了這時,托他妻室在他父母前疏通妥當,纔把小宛接進自己的宅門。因為小宛非但聰明伶俐,並且溫婉恭順,所以闢疆的家人,上自他的父母,下至他的妻子,沒有一個不是疼愛小宛的。那小宛和闢疆的妻室蔡氏,更是和睦異常,從來沒有一言的枘鑿,便是管束僕婢,也是慈嫻得很,因此人人都願意親近她。沒有一個不說她是好的。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