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七、經亂世遍地萑苻

  話說李自成攻破北京,崇禎殉國,吳三桂引狼入室,順治皇帝據了中原的疆土,這種消息傳到如皋,如皋的官紳百姓們,當然是驚惶的了不得。一般游民無賴,趁此機會便四出放造遙言,說是皇帝已死還有什麼國法,因此人心洶洶,官吏也沒法禁止。那冒闢疆原是如皋的首富。到了這時,當然更加驚惶。

  闢疆便僱妥幾隻小船,偕同他父母妻子和小宛等許多人,想渡了長江,到荊溪去避難。不料船剛渡江,忽遇大夥強盜。闢疆眼見遠遠地來了許多人,料知必是歹人,便吩咐舵工,掉轉船頭,從河港別口登岸。

  那港口有一所朱姓的別墅,朱姓和冒姓乃是近戚,所以闢疆便借寓其中。幸而別墅的左右很多鄰居,別墅的中間,又有許多心終不死,見闢疆在水路上半途逃掉,便跟蹤而來。知道他進了朱姓的別墅,幫手頓時加多了許多,便也約集盜伙七八百名,吶喊而至。先派了一名小盜,教闢疆獻出金銀若干,纔能放他們過去,否則要四面放火來,燒得他們寸草不留。闢疆得了這個消息,恐怕驚動了他父母,便把他父母和妻子,都托付給他的乾僕,趁昏夜時候,離開別墅,從小路直奔荊溪而去。

  但這時所帶的僕人,都已調遣在外,沒有乾僕可援小宛出險,小宛卻也並不愁慮,跟著闢疆,趁夜半天黑,悄悄的出了別墅。

  小宛纖足娉婷,早已走得氣喘力竭。行了約有裡把路程,纔得著兩頂轎子。吩咐轎夫盡力飛奔,直到天亮的時候,纔到荊溪城下,便和他父母妻子重聚一堂。但是身雖脫了虎口,行囊卻大半丟掉。小宛的珍寶東西,也完全失去。他們一家人在荊溪住了幾月,聽得如皋人心稍安,便回到家來。

  這時正當中秋節近,闢疆功名心切,又到金陵去應試。三場完畢,文字無靈,依然秋風蹭蹬。在金陵耽擱四個多月,已是臘殘歲盡,便匆匆回家度歲。這時因為福王繼位金陵,建元弘光,順治皇帝發兵南下,如皋地當衝要,風聲緊迫起來。闢疆見事不妙,便把全家搬到浙江省的鹽官地方去祝直到端陽時節,闢疆在鹽官聽得金陵已給清兵攻破,弘光已給豫王捉住,天下都歸了清朝。隔不多時,忽然清廷下了一道剃髮的詔書,百姓們不忍忘掉舊朝衣冠,不肯奉旨,於是清廷所派的官吏見人便殺,鬧得人心益發驚惶起來。闢疆見遍地荊棘,無可奈何,只得奉了他父母妻子避到城外去住,只留了小宛和幾名婢婦看守城裡的寓宅。

  過了幾天,風聲更緊。闢疆心想小宛獨留城中,終不是善策,便想把小宛托付給他的朋友。但闢疆的母親因為小宛非常賢慧,不忍亂中分離,所以仍舊攜著同去,他們全家便同住城外。無如世途崎嶇,生當亂季,豈能安居靜處?所以他們全家遇到風聲緊迫的時候,便僱了小船出去避難,也不管路程遠近,在路上飢寒風雨,受盡風塵之苦。不料有一回馬鞍山地方,遇著大隊清兵,殺掠一番,衣飾東西掠得乾乾淨淨,只和回到鹽官城中,想在親友處設法些衣食銀錢。怎奪都在亂中,彼此都是自顧不遑,四處張羅,僅得一條毛氈。闢疆恐父母受驚,便命他妻子先陪了他父母到城外舊寓中去安歇,自己和小宛暫住城中探聽消息。這時正是殘秋天氣,窗風四射,闢疆感受風寒痢瘧雜作,便橫了一扇板門作為床榻。闢疆蓋著一條破爛棉絮僵臥在上面,小宛卷了一條破席,日夜在旁邊侍候。闢疆足足的病了五個多月。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