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十、獻美姬沽榮希寵

  話說阿史崔在常熟駐防的三個多月,又大掠起來。劫掠了一回,又得了無數的金珠財物,更又得著一個美貌女子。那女子名喚劉三秀,乃是常熟富民黃亮功的繼室,生得到也艷麗。

  在阿史崔的心裡,以為劫掠以後,只要搶到美貌女子獻上豫王,便可將功贖罪,所以他劫掠的興致便一天高似一天起來。但是在駐防的地方劫掠了一番,對於地方上的感情當然破壞得毫無餘地,不便老著面皮再住下去,只得仍是撤回到金陵,把劉三秀也安置在自己公館中,和董小宛一般款待。

  這時豫王已經平安了浙江全省,也便回來,金陵的文武官吏,少不過都去迎接。阿史崔也附在人叢中間,同去謁見。豫王因為途中辛苦,也不盤問別事,先自進內安歇。阿史崔趁此機會,便把董小宛、劉三秀,乘昏夜時候,送進豫王府去。豫王見著,心中非常欣喜,果然把阿史崔獎勉了一番,並不責問兵變的事,反到昇了總兵的官職。這時恰巧接奉順治皇帝頒來選取妃嬪詔書,豫王雖是登徒子一流人物,得了這種朝旨,不敢把絕色美女留給自己受用,便想把阿史崔獻來的二名美女獻進宮去。但他自己身邊卻沒有絕色的妃子,又自以為功高望重,所以掉念一想,但留住劉三秀,把董小宛安置府中,打發宮監送上北京。

  那小宛在阿史崔公館中閑住時候,幾次想要自尋短見,不過她想起和闢疆的恩情,總希望還有相遇的日子,因此遷延下來。現在又進了豫王府,他實在是摸不著頭腦。初見豫王,本抱拼著一死的主意,並沒絲毫畏懼。後見豫王也是並不侵犯她身體,她纔放心。隔了多時,豫王忽然下了命令,派了許多太監,押著車輛,陪著小宛進京。在路上供給得十分豐備,到也並不辛苦,到一處地方,都有一處的地方官安置歇宿,預備吃用。因為小宛乃是進呈的人,所以地方官供奉欽選的妃嬪,他們拍馬都來不及,怎還敢去得罪。小宛卻仍莫名其妙,只見得兩旁侍候的有幾個滿州老婆子,但問她們道:『我自從給那伙賊兵搶來以後,含垢忍辱,東跑西奔,忽而住在那邊,忽而又到了這裡。我所以不自尋死,仍想和丈夫重再團圓哩!現在你們押著我趕上這裡的大路,行了已有二十多天,我雖不識路程,但已覺得離著家鄉很遠,究竟你們作何勾當?押著我又往哪裡去?』那個滿州婆子聽著,露出幾顆牙齒,撲嗤的笑道:『姑娘現在不必多問,到了前程自能明白。姑娘倘有福分,定可尊貴無比。總而言之,姑娘已是平步青雲,指日高昇的了將來姑娘一旦得意,能夠不忘現在咱們老婆子侍候謹慎的好處,但請姑娘鼎力照拂些。』小宛聽著,益發不明白起來。又想再去盤問,卻覺得不很妥當,只得仍是裝聾作啞,並不理會。

  行了二個多月,那天正是榴火照眼的天氣,小宛風塵勞頓,覺得很是煩悶。只聽得滿州婆子來說道:『啟稟姑娘,前面已是到了。』小宛心中一愣,說道:『到的是哪裡呢?纔說是到了,到了,照我的意思你們便應該送我到如皋。』滿婆仍是笑嘻嘻的不作聲響。隔了個把時辰,小宛眼裡,似乎覺得進了城門似的,等了一會,覺著又進了一重城門,心想道:『這裡怎麼好多的城門?』心中起了些疑心。她心中正在思忖,覺著車輛已定,滿婆子攙她出來。小宛抬頭一看,一帶都是黃牆,房屋高大,真是向來所沒曾見到的:白石的欄杆,都雕著龍紋,屋上面都鋪著紅瓦碧磚,心想這裡竟有這樣的氣概。究竟她是聰明的人,忽然想道:『莫非進了皇宮嗎?』但她又把念頭一想:『怎麼會來到皇宮呢?』想來想去,終不明白這個緣故。

  小宛思忖的時候,早由婆子領她進了屋內。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