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十五、情蜜蜜體恤入微

  話說蘇州巡撫盧勉比奉旨在鄧尉山采取梅樁,因為帶著許多隨員,那般隨員非但白吃白喝了幾天,並且個個都是伸手要錢,吃糞老爺歷年積蓄的銀子,到這時統都送掉,真教他有冤沒處伸哩。他不幸遇著這種事情,又不敢把胸中的煩悶去告訴他人,只得把這事詳細情形,寫信通知他老伯伯牧齋不提。

  且說欣逢新歲,宮中自有一番熱鬧氣象。小宛在宮中,雖是舊情未能全忘,但對於順治皇帝,卻有幾分感情。元旦那天,滿婆子進見道:『姑娘高昇便在目前,咱們老婆子特來叩喜。

  』小宛將理不理的點了點頭。接著又是太監們來拜年。直到午晌時分,滿婆子又進來道:『今天乃是新歲元旦,姑娘例應至皇上那邊賀喜的。』小宛聽著,本待不去,忽然想道:『那順治皇帝既是平日十分體恤於我,這些虛文,我也何必固執?』

  她想了一想,便跟著滿婆子來到便殿,見著順治皇帝,深深萬福道:『董白特來給皇上賀年。願皇上萬歲,並且來謝皇上去冬賞賜瓷盆的恩德。』順治皇帝聽他說話非常清柔,此番又是溫婉異常,並看她不行滿州請安的禮節,也不拜跪,卻來深深萬福,到覺得別開生面,更是欣愛起來,便道:『卿家入宮以來,朕也不便久擾清聽,因此不常和卿見面,便朕每次聽得卿家因愁致抱微恙,便覺得朕心如碎。卿家纖軀素弱,以後也不必固守虛禮,便請回去安歇罷。去冬所賜瓷盆,願想遣供卿家清玩,既是卿性愛梅,朕已嚴旨南去,采取鄧尉梅樁進京,等到送進京來,朕當和卿在梅下痛飲一醉。』小宛見順治皇帝性情溫雅,說話柔順。覺得此人也決非莽男蠢漢,不覺把眼睛對準順治皇帝看了一看。恰巧順治皇帝也正把眼睛注視小宛,因此四隻眼睛,無意中打了一個照面。小宛猝未留意,陡的編貝似的牙齒微露出來,嚶嚶的笑了一笑。順治皇帝見她美如朝霞艷如水芙蓉,也不禁笑了一笑。小宛見順治皇帝對自己發笑,忙把粉頸低了下去,早已粉頰暈起,色似桃花了。順治皇帝原是多情種子,摸透女兒家心理的,便也並不去難為她,反去慰著小宛道:『卿家體弱,不勝久勞,回去安歇纔是。』小宛趁此機會,謝了一聲出來,回到自己的別室,覺得順治皇帝著實是個情種,這般既溫雅又柔順的性格,體恤到女兒家,真是刻骨入微了。心想:『世界上有這種男子,也可得算女兒家的知己,只不知哪個有福氣的女子,纔嫁得著這樣富貴雙全,才情俱美的好男子哩。』她想到這裡,又想起自己的事情來,以為自己是命薄緣慳。早年嫁著風流奇才的冒闢疆,很希望倡隨百年,白頭偕老,誰知禍生不測,鴛鴦兩離,輾轉來到宮中,深入虎穴,已和寡婦一般,故夫難再相見,此心已似古井之水。

  不過幸而逢著能夠體恤的人,非但在宮內事事舒服,更覺得情加無已,所以不幸之中還算大幸。小宛心裡這般想,小宛的意思已經達到順治皇帝的身上去了。順治皇帝的目的也是快要達到了。在下做書的,現在又要參加一句話:『前生注定的孽緣,今生終有了緣的一天,冥冥中既已注定妥當,人力是萬萬不能強過的,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,實在是很不錯的。』閑話不提。

  且說新年易過,宮中在新年的時候,差不多天天都是節令。

  小宛性本恬淡,熱鬧地方都不參與。忽忽過了半月,早已元宵節了。這時豫王派來押送梅花的專使已到,順治皇帝便傳旨把三百多株梅樁,派了許多太監,統都送到小宛那邊來。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