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十九、受掣肘好事多磨

  話說順治皇帝自和小宛定情以後,寵愛的了不得,不過小宛時時觸動心事,往往於愛情濃密的時候,頓時覺得不歡起來。

  順治皇帝怎知小宛的心事,以為小宛必是善於懮愁,所以無端的時常愁著哩,便覺得多愁善感,乃是美人生性,不妨時時勸慰,使她破顏為笑。因此順治皇帝想盡方法寬小宛的心,小宛也明知順治皇帝是多情種子,怎能說出,惟有悶在肚裡。不過經了互相憐惜的情形,兩人的愛情,便益發的濃厚起來。

  順治皇帝原非酒色庸君,但因得了小宛,感情好到極點,便覺得一步都不忍離開。又因受了攝政王的刺激,國事更懶得辦理。小宛見順治皇帝倦勤的情形,很怕為了她自己的緣故,使得順治皇帝怠惰起來,所以時時的進諫,力勸順治皇帝勤政從公。凡是朝臣所上的奏章,小宛都幫著順治皇帝一一細覽;順治皇帝見小宛不以私情廢公事,心中當然是贊嘆得很,對於小宛更是疼愛了。凡是供給小宛的東西,都是精中求精,美中求美。小宛見著奢侈情形,很以為皇家一席酒,窮人十年糧,實在有些過意不去,便在順治皇帝面前,時勸崇尚儉德,說:『宮中無論宴會或御宴,飲饌只求適口而已,不必過於豐盛。』

  順治皇帝聽著她說,更是欽佩非常,便把小宛當作心頭之肉,格外體恤起來。小宛見順治皇帝格外體恤於她,也把順治皇帝當作親人看待,所以對待順治皇帝也特別體恤。每到晚晌在順治皇帝臨睡的時候,小宛必親自查屋裡邊的熱度怎樣,總要把熱度調和得勻當,所以順治皇帝住得非常安適,幾乎一刻都不能離了小宛。小宛在綺明宮內也便專寵了好幾年。

  且說順治皇帝早年所立的皇后,原姓佟佳,天姿到也篤厚,但和順治皇帝感情不很融洽,幾年來順治皇帝寧可獨居別宮。

  自從小宛進宮以後,順治皇帝和佟佳後更是疏遠得很。那佟佳後雖不是十分潑辣的人,但也不免有些怨言。這時佟佳後已生了皇子,取名玄燁。不過她眼見小宛深受恩寵,又因小宛這時也是有孕在身,萬一將來小宛生了皇子,順治皇帝愛母及子,那麼皇帝也未必定由自己的兒子繼承了。她有了這一種觀念,益發的悲愁起來。順治皇帝見佟佳後終日不見歡容,誤會了佟佳後的意思。以為佟佳後故意和他過不去,心想:『既然彼此感情不融洽,不妨廢掉,重立皇后。』因此順治皇帝便下詔把佟佳後降為靜妃,想另立小宛為皇后。這道詔書下了以後,一般王公大臣們都說皇后並沒失德,萬不可把開國元君竟做出廢後的事情來,那攝政王也執意不可。

  原來佟佳後乃是攝政王當初給順治皇帝定的親事,所以他非但說佟佳後不可廢,並說董噪聲妃乃是漢人,照滿家定例,漢人萬不能立為皇后的。順治皇帝本想和攝政王辯論幾句,只因攝政王用祖宗家法來壓他,當然也不說什麼,只說佟佳後定要廢掉。攝政王見順治皇帝抱定主意,便不歡而退。順治皇帝等攝政王退出宮後,便到綺明宮來,見著小宛,把想廢佟佳後和另立她為皇后的事情說了一遍,並把王公大臣攝政王阻撓的話也說了出來。小宛聽著,覺得自己萬不能正位皇后的,因為皇后也不過是虛名,反結了無數的冤仇,非但於自己沒有利益,且要發生重大的危險問題,所以她心中便打定了主意,在順治皇帝面前竭力推辭。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