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二十二、傷心人敝屣軒冕

  話說小宛死了以後,順治皇帝悲悼的非常。恰巧那攝政王暴病而亡,順治皇帝的生母原是下嫁於攝政王的,現在攝政王已死,太后觸景傷懷,便想重再歸宮。這個消息奏上以後,順治皇帝雖覺得攝政王死了,對於自己好像脫了束縛似的,只得愛妃剛死,心中覺得萬箭穿胸,哪有心思再管閑事。不過皇太后究竟是自己生身之母,當初下嫁,雖不應該,現在悔過想重回宮來,看在先皇份上,怎能拒絕?所以皇太后便回宮來,順治皇帝仍把她當作太后看待。但是順治皇帝近來辦事雖沒有掣肘的人,因為小宛已死,到覺得身外之物都是空中幻想,很有參破紅塵,點悟禪機的意思。他又想起太后回宮,已有主持的人,自己很可以趁此機會,卸下肩來,覓尋樂境而去,他主意定妥,卻不露風聲。明晨上朝,和王公大臣們敷衍了一回,散朝回到養心殿內,命宮監宣詔鰲拜進見。那鰲拜宮居丞相,順治皇帝喚他進宮,乃想教他好好輔佐新帝,很有顧命的意思。

  後來鰲拜等新帝即位以後,竟借了這個題目圖謀不軌起來,事情露泄,腦袋不保。事關後來,不涉本書,表過不提。

  那鰲拜奉召來到,順治皇帝見著,便說道:『朕開國登基,至今已有十八年了。十八年中間的種種際遇;甜的也有;苦的也有;榮的也有;悲的也有。滋味都已嘗過,那未來的情形也不難推想而知了。即使再有歡榮甜蜜的際遇,也不過一時的幻景罷了,況且此後的日子,只有悲苦的際遇了。這樣講來,人生在世,實在沒趣到極點。所以朕現在參破紅塵,心想何必再在世間享受這種無謂的虛名!還要為了這種無謂的虛名,天天的料理俗務!未免更是自尋煩惱了。朕自有區處,決不再戀著紅塵哩。』鰲拜聽著,不明白話中真因,以為順治皇帝或因小宛病亡,精神上所受刺激太深,致說話有不倫不類的情形。正想用話去安慰他幾句,順治皇帝卻又說道:『將來嗣皇帝繼承大統的時候,朕定當跟在王公大臣的後面,看這大典的盛況哩。

  』鰲拜聽了更是莫明其妙,一時答不出話來,只得唯唯應著,肚子中盤算了片時,纔想得了一句話。剛要啟口,那順治皇帝卻已閉著眼睛睡著了,便只得悄悄而退。那順治皇帝本不是睡著的,所以等鰲拜走了以後,便自己想道:『士為知己者死。

  那小宛本是為自己有情的知己,現在知己已經歸離恨天而去,此後也並沒興趣可言,不如超脫塵緣,修清淨真果,遁入空門,或可和小宛重證姻緣於來生的。』他主意想准,便脫去龍袍,換上民間衣服,叮囑許多心腹宮監,嚴禁他們聲張,私自悄悄的出得宮來,離了北京,直向京西而去。暫且不提。

  單表宮中不見皇上,當然起了很大的恐慌。那般心腹宮監受了順治皇帝的密囑,又不肯說出所以然來。於是皇后佟佳後等和許多王公大臣們,個個如墜五里霧中。但皇帝失蹤,乃是千古奇聞,不便說明,只得頒下哀詔,說是駕崩。皇太后便擁立佟佳後所生的皇子玄燁繼立,改元康熙,新陳代謝,又忙了幾天。皇太后因為順治皇帝失蹤,究竟是骨肉情切,便探問許多王公大臣們的意見。那般王公大臣們平日只知道吃喝睡覺,到了這時,個個呆若木雞。只有鰲拜卻是眾醉獨清,便把當天和順治皇帝所談的一篇話說了出來。皇太后仔細一想,纔知順治皇帝必已悟了禪機,遁入空門了。便派了許多幹練的欽差,四處尋覓順治皇帝的蹤跡。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