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二十五、真解脫永絕塵緣

  話說圓智因為和尚少了一名,四下裡尋找,在廚房中果然尋到了慧真,便教他出來見駕。慧真執意不肯,圓智道:『聖上駕到,來此訪問,也是人子美意,便去見面何妨?』慧真聽著,無可推辭,只得出見。宮監把襪取來,便伸手要慧真脫去舊襪。慧真本待不依,怎來得及。舊襪脫下,腳底下的七顆紅痣,早便顯了出來。康熙皇帝在旁見了,待要跪下地去,慧真忙的搖手示意,康熙皇帝礙著許多和尚的耳目,只得暫時忍著。

  慧真借此機會,便回到自己的禪室而來。

  那禪室在一座高峰的上面,康熙皇帝便跟蹤而至。因為山路崎嶇,便命慧安引路。到了那邊,慧安進前報道:『師兄,聖上來了。』慧真閉目跌坐,理也不理,好像沒曾聽見的模樣。

  康熙皇帝見了,不免至性感動,幾乎把眼淚都掉了下來,突然的跪了下去,抱住了慧真的腳,說道:『父皇,子臣萬死!直到今天才得來叩父皇的安。』慧真聽道,微微的把眼睛睜了開來,問道:『居士是怎等人,現在說的是什麼話?山僧實在不能明白。』康熙皇帝見他假裝癡聾,只得仍呼著父皇。慧真假意的驚道:『誰是父皇?父皇是什麼,山僧是世外人,不知這情由的哩。』康熙皇帝跪在地上,不肯起身的匍匐道:『子臣不肖,不能上系聖心,父皇不看子臣的面,難道便不念太皇太后嗎?』慧真聽著,仍不動心,卻又故意的說道:『聖上錯了!

  聖上錯了!』他一邊說著,一邊卻又非常驕倨,見康熙皇帝跪在地上也不理會。慧安見康熙皇帝跪了多時,定已勞乏,便道:『天將晚了,聖上還是下山歇息罷。』康熙皇帝因為慧真終不吐實情,只得退了出來,便叮囑慧安,不可把這事聲張出去。

  康熙皇帝當晚便在清涼寺歇宿,明日回鑾,又在龍泉關歇了一宵。天明後,纔奉了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起駕回京,把這件事告知太皇太后和皇太后,也沒有能動慧真之心的辦法。康熙皇帝無奈,只得頒發內帑二十萬兩銀子,把十五萬佈施清涼寺,把五萬佈施五臺山其餘許多的寺廟庵觀。於是每隔二三年的時候,康熙皇帝必往清涼寺進香一次。到了清涼寺,必到高峰去參謁慧真的。直到第三次巡幸五臺山的時候,清涼寺的主持和尚圓智已經圓寂,康熙皇帝便想請慧真去繼充主持,慧真哪裡肯依。康熙皇帝又沒奈何他;並且想起清涼寺自從佈施巨款以後,規模宏壯,已成了天下第一名剎。即使慧真做了主持,他若遇事放任,毫不經心,那時清涼寺偌大的氣概,也必因此而渙散的,所以也不強他,便把慧真封做懋修大道無上光明佛,位在主持之上。那主持和尚,康熙皇帝便命慧安充任,因為慧安很有功勛,便是引路到高峰的關係。那慧安偏又生性伶俐,非但侍候康熙皇帝特別的周到,便那侍候慧真也是格外謹慎。

  康熙皇帝見他這般情形,心想有了這人到可以使得父皇安心清修,不致惹出別的問題來。看他智慧兼大,所以特惠殊恩,把慧安封做智覺佛,其餘滿寺的許多小和尚,也各有各的封號,各有各的賞賜,表過不提。

  且說慧真一心皈依,六根清淨,任憑康熙皇帝怎的擺佈他,終是置之不問不聞。住了好幾年,他便想到南海普陀西湖靈隱等處雲游,又怕直說出來,少不得慧安又要飛表奏知,豈不受了束縛,不能瀟灑自在?所以他又悄然的不別而行。那慧真離了清涼寺以後,小和尚忽然尋不到他,忙的和慧安說明。慧安恐康熙皇帝要責備自己,也著實捏了一把汗。但轉念一想,他既是入了禪門,總想修成正果,既無牽掛,自能回來。慧安想到這裡,心便寬了。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