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順治出家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 

两汉魏晋南北朝笔记 唐五代笔记 宋元笔记 明人笔记 清人笔记 民国笔记

二十六、倦雲游歸真證果

  話說慧真離了清涼寺,直往南去,因為當時人物殷庶,凡是行腳僧人,到一處便有一處的人爭著供齋留捨,到也逍遙自在。行了好幾個月的功夫,纔坐了飄洋船來到普陀,頂禮進香,沒一掛漏。在普陀回來,便到西湖的靈隱寺內,少不是又是見佛進香,逢像頂禮,足足又耽擱半年光景,把偌大的西湖遊覽無遺。慧真愛著西湖風景的優美,便想在那邊掛錫幾年,只因耳目眾多,很不方便,便起程北返。他想起從前董小宛常和他說起蘇州的風景,比了杭州也不多讓,有許多地方,杭州反不如蘇州的,因此他便來到蘇州,虎丘、天平游了一回。忽又想起一樁事來,他想道:『錢牧齋明末遺臣,曾仕我朝,常誇口故鄉常熟有座虞山,乃是吳中第一名勝,現在牧齋屍骨已寒,何不順道去一遊哩。』他想定方針,果然便來到常熟,直至虞山。

  且說那虞山的風景,實在是清秀異常,不愧說是吳中名勝。

  那山上有座寺廟,喚作三峰寺,規模固然及不著清涼寺的宏偉莊嚴,但在江南卻已首屈一指的了。慧真來到虞山,見著三峰寺,當然便去謁見方丈。那方丈法名玄空,道行到也高妙。見慧真來到,彼此免不了互道寒暄。慧真只說是五臺山清涼寺來的,卻不說出慧真的真名,另起了一個假號,喚作川三臺,那川三臺的意義,便是隱寓『順治』兩字。這種暗謎,玄空等怎能知道?所以覺不著慧真是怎等的人。只因和慧真談了一回禪,禪語高深,玄空便以為慧真必非是平常的僧人。那玄空便想借慧真的名義,去掙幾個銀錢來用用,說是從五臺山請到一名高僧川三臺,在此駐錫,開講經典,廣建水陸道場,七七四十九日功德才能圓滿。一般善田信女,聽到五臺山高僧在此講經,也不問好歹,爭先恐後的到來,佈施的佈施,聽經的聽經。

  這四十九天中間,三峰寺內人山人海,空前未有。玄空掙了個挺飽,只把慧真忙了四十九天。纔算玄空不是忘恩負義的人,功德圓滿以後,慧真便想告辭而行,玄空堅意苦留,慧真因為盛情難卻,便在三峰寺掛錫。

  光陰迅速,不覺過了二年。慧真思鄉心切,便和玄空訂後約而別,沿著原路,仍回到清涼寺來。小和尚們見慧真來了,忙的報知慧安。慧安出去相迎,各敘了別後之事,到覺得久別重逢,情益款密起來。只是慧真長途勞頓,受了些風寒,忽然發起病來。清涼寺原在深山之中,一時僱不到醫生,慧安急得慌了,命小和尚飛忙尋找,苦得那小和尚腳底跑穿,纔在五臺山口山腳下小村內,尋到一位庸醫生。這位庸醫生說也可笑,連湯頭歌訣都沒有記得清楚,請到清涼寺,看了一看慧真的病癥,也不說什麼,只說喝了一劑湯藥立刻痊愈的。好在藥料不必往藥鋪子去買的,因為庸醫生隨身有個法寶,法寶便是一隻小箱,箱內滿裝著許多紙包,他自己說是藥,其實也不知裝的是什麼。也是慧真命該斷絕,所以喝了庸醫生的湯藥,便上氣接不著下氣的喘得不堪。慧真知道命必難保了,心想:『一死到也乾淨,冥中如有因果,魂歸大羅天上,或可和小宛再證仙緣。』但轉念想起自己忽而得天下稱皇帝,忽而棄尊位做和尚,到覺得虛度一生了。便嘴裡吟道:『來時鶻突去時迷,空在人間走一回。』吟聲甫畢,眼睛閉著,果然魂歸大羅天而去。慧安便忙著料理喪事,飛表奏知。康熙皇帝雖很哀悼,只因他生前耽禪皈依,便想終成他志,密旨慧安,教他把慧真肉身,先遍身塗漆,外面再加涂重金,安置清涼寺中,昭示萬代。慧安奉旨,當然如法行事,所以直到現在,順治皇帝的肉身金裝,仍在五臺山清涼寺中。

上一页 目录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