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-全上古三代文、全秦文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全上古三代文卷四

 

  ◎晋惠公

  公名夷吾,武王少子唐叔虞之後,献公子。以骊姬之难奔梁,为里克所迎立。在位十四年,谥曰惠公。

  ◇在梁遣里克书

  诚得立,请遂封子于汾阳之邑。(《史记·晋世家》)

  ◇韩誓

  失次犯令死,将止不面夷死,伪言误众死。(《晋语》三)

  ◎晋文公

  公名重耳,惠公兄。以骊姬之难出亡十九年,秦纳之,晋遂世霸。在位九年,谥曰文公。

  ◇合诸侯盟

  吾闻国之昏,不由声色,必由奸利。好乐声色者,淫也;贪奸者,惑也。夫淫惑之国,不亡必残。自今以来,无以美妾疑妻,无以声乐妨正,无奸情害公,无以货利示下。其有之者,是谓伐其根素,流於华叶。若此者,有患无忧,有寇勿弭。不如言者,盟示之。(《说苑·反质》)

  ◇践士盟

  凡我同盟,各复旧职。(《左传》定元年。薛宰引晋文公为践土之盟,又襄二十五年,子产引城濮之役布命曰:"各复旧职。")

  ◇践土载书

  王若曰:"晋重,鲁申,卫武,蔡甲午,郑捷,齐潘宋王臣,莒期。(《左传》定四年祝佗引晋文公为践土之盟,其载书云云。案践土之盟,尹氏王子虎在焉,故称王命。)

  ◇令

  毋淫宫室,以妨人宅。板筑以时,无夺农功。(《说苑·建本》)

  ◎晋厉公

  公名州蒲,(案《春秋》成十年《疏》引应劭作《旧名讳议》云:"周穆王名满,晋厉公名州满,是同名不讳。"今作蒲,疑误。)景公太子。在位八年,为其臣栾书、荀偃所弑。谥曰厉公。

  ◇以杀三辞于栾书、中行偃

  寡人有讨於氏,氏既伏其辜矣,大夫无辱,其复职位!(《左传·成十七年》)

  ◎晋平公

  公名彪,悼公子。在位二十六年,谥曰平公。

  ◇授郑公孙段策

  子丰有劳於晋国,余闻而弗忘。赐女州田,以胙乃旧勋。(《左传》昭三年)

  ◇逐栾盈下令国人

  自文公以来,有力於先君,而子孙不立者,将授立之。得之者赏。(《晋语》八)

  ◇令国中

  欲有谏者为隐,左右言及国吏,罪。(《说苑·善说》)

  ◎祖朝

  朝,晋献公时人。

  ◇上书献公

  草茅臣东郭氏祖朝,愿请开国家之计。(《说苑·善说》)

  ◎介子推从者

  推从晋文公出亡,一作介之推。《琴操》作介子绥,《列仙传》云:"姓王名定。"从者阙姓名。

  ◇悬书宫门

  龙欲上天,五蛇为辅。龙已升云,四蛇各入其宇。一蛇独怨,终不见处所。(《史记·晋世家》:"文公反国,赏从亡者。介子推不言禄,禄亦不及,与其母偕隐。从者怜之,乃悬书宫门。")

  有龙矫矫,顷失其所。五蛇从之,周遍天下。龙饥无食,一蛇割股。龙反其渊,安其壤土。四蛇入穴,皆有处所。一蛇无穴,号於中野。(《说苑·复恩》:"文公即位,赏不及推,至死不复见。推从者怜之,乃悬书宫门。"案《吕氏春秋》、《新序》、《琴操》并作歌,其词互异。《说苑·复恩》又载此为舟之侨陈辞,盖同一事而三说不同。故于《新序》存一说,于《说苑》并列两说,不能定断其孰是也。)

  ◎雍子

  雍子,阙其名,楚人。遇谮奔晋,为D278大夫。

  ◇发命于军

  归老幼,反孤疾。二人役,归一人。简兵B23A乘,秣马蓐食,师陈焚次,明日将战。(《左传》襄二十六年,声子曰:"彭城之役,晋、楚遇于靡角之谷,雍子发命于军。"案彭城之役在成十八年。)

  ◎巫臣

  巫臣姓屈,(一称屈巫。其子狐庸亦称屈狐。)庸楚之王族,字子灵。为申县尹,故称申公。以争夏姬奔晋,为邢大夫,而楚灭其族。乃通吴於晋以病楚,吴於是始大。

  ◇自晋遗楚子重子反书

  尔以谗慝贪慝事君,而多杀不辜。余必使尔罢於奔命以死。(《左传·成七年》)

  ◎士燮

  燮,太傅随会子。以会食邑於随,后更受范为范氏。位至中军佐,谥曰文子。

  ◇与楚盟宋西门外

  凡晋、楚无相加戎,好恶同之。同恤灾危,备救凶患。若有害楚,则晋伐之;在晋,楚亦如之。交贽往来,道路无壅;谋其不协,而讨不庭。有渝此盟,明神殛之,俾隧其师,无克胙国。(《左传》成十二年)

  ◇士モ

  モ,士燮子。代荀偃为中军将。谥曰宣子。

  ◇同盟於亳载书

  凡我同盟,毋蕴年,毋壅利,毋保奸,毋留慝,救灾患,恤祸乱,同好恶,奖王室。或间兹命,司慎、司盟,名山、名川,群神、群祀,先王、先公,七姓十二国之祖,明神殛之,俾失其民,队命亡氏,踣其国家。(《左传》襄十一年)

  ◎士弱

  弱,太傅士渥浊之子。谥曰庄子。伯之言长,故又称庄伯。

  ◇同盟於戏载书

  自今日既盟之後,郑国而不唯晋命是听,而或有异志者,有如此盟。(《左传》襄九年)

  ◇荀罂

  罂,荀首子。代韩厥为中军将,谥曰武子。以荀首食邑於知,故以邑氏为知氏。首兄林父将中行,故以官氏为中行氏。伯之言长,故林父之嗣通称中行伯,荀首之嗣通称为知伯。

  ◇伐郑令於诸侯

  修器备,盛糇粮,归老幼,居疾於虎牢,肆眚围郑。(《左传》襄九年)

  ◎荀偃

  偃字伯游,林父孙。代荀罂为中军将。谥曰献子。

  ◇或林令

  鸡鸣而驾,塞井夷灶,唯余马首是瞻。(《左传》襄十四年)

  ◇祷河

  齐环怙恃其险,负其众庶,弃好背盟,陵虐神主。曾臣彪将率诸侯以讨焉,其官臣偃实先后之。苟捷有功,无作神羞。官臣偃无敢复济,唯尔有神裁之。(《左传》襄十八年)

  ◇督扬盟

  大毋侵小。(《左传》襄十九年)

  ◎羊舌

  字叔向,一字叔誉,晋之公族,中军尉佐羊舌职次子。食邑於杨,亦称杨傅。平公初代士渥浊为太傅,昭公时位上大夫。

  ◇诒郑子产书

  始吾有虞於子,今则已矣。昔先王议事以制,不为刑辟,惧民之有争心也。犹不可禁御,是故闲之以义,纠之以政,行之以礼,守之以信,奉之以仁。制为禄位,以劝其从;严断刑罚,以威其淫。惧其未也,故诲之以忠,耸之以行,教之以务,使之以和,临之以敬,莅之以强,断之以刚;犹求圣哲之上、明察之官、忠信之长、慈惠之师,民於是乎可任使也,而不生祸乱。民知有辟,则不忌於上。并有争心,以徵於书,而徼幸以成之,弗可为矣。夏有乱政,而作《禹刑》;商有乱政,而作《汤刑》;周有乱政,而作《九刑》;三辟之兴,皆叔世也。今吾子相郑国,作封洫,立谤政,制参辟,铸刑书,将以靖民,不亦难乎?《诗》曰:"仪式刑文王之德,日靖四方。"又曰:"仪刑文王,万邦作孚。"如是,何辟之有?民知争端矣。将弃礼而徵於书,锥刀之末,将尽争之。乱狱滋丰,贿赂并行。终子之世,郑其败乎?闻之:"国将亡,必多制。"其此之谓乎!(《左传》昭六年,郑人铸《刑书》,叔向使诒子产书。)

  ◇诈为苌弘卖周书

  苌弘谓叔向曰:"子为我谓晋君,所与君期者,时可矣。何不亟以兵来!(《韩非子·内储》说下:"叔向之谗苌弘也。为书曰:'苌弘谓叔向云云,因佯遗其书。'周以苌弘为卖周也。乃杀之。"

  苌弘谓叔向曰:"子起晋国之兵以攻周,吾废刘氏而立单氏。"《说苑·权谋》案《左传》载叔向事,迄于昭十五年。晋灭羊舌氏,在昭二十八年。周杀苌弘,在哀三年,讵是时叔向尚在乎!诸子与《经》《传》不必尽合。)


  ◎栾盈

  盈,栾书孙,子。晋下军佐,为范モ所逐,出奔。复入,见杀。及范氏亡,追号曰怀子。

  ◇奔楚过周辞於周行人

  天子陪臣盈,得罪於王之守臣,将逃罪。罪重於郊甸,无所伏窜,敢布其死:昔陪臣书,能输力於王室,王施惠焉。其子,不能保任其父之劳。大君若不弃书之力,亡臣犹有所逃。若弃书之力,而思之罪,臣戮余也,将归死於尉氏,不敢还矣。敢布四体,唯大君命焉。(《左传》襄二十一年,栾盈过於周,周西鄙掠之,辞於行人。王使司徒禁掠栾氏者。)

  ◎韩厥

  韩出唐叔虞之後,曲沃桓叔子万食邑於韩,因为韩氏。万曾孙厥,事景公为上卿,将中军,谥曰献子。六世至景侯虔,与赵、魏分晋,列为诸侯。又二世,遂灭晋。

  ◇对问大业之後为祟

  大业之後,在晋绝祀者,其赵氏乎!夫自中衍者, 皆嬴姓也。 中衍人面鸟DE47,降佐殷帝大戊,及周天子,皆有明德。下及幽、厉无道,而叔带去周适晋,事先君文侯,至于成公,世有立功,未尝绝祀。今吾君独灭赵宗,国人哀之,故见龟策,唯君图之。(《史记·赵世家》晋景公疾、卜之,大业之後不遂者为祟。景公问韩厥,厥知赵孤在,乃曰。)

  ◎申不害

  不害,京人,故郑贱臣。韩昭侯以为相,有《申子》三卷。

  ◇申子

  ◇君臣

  明君治国,而晦晦,而行行,而止止。三寸之机运而天下定,方寸之基正而天下治,故一言正而天下定,一言倚而天下靡。(《艺文类聚》十九,《意林》二,《太平御览》三百九十,又六百二十四)

  ◇大体

  夫一妇擅夫,众妇皆乱。一臣专君,群臣皆蔽。故妒妻不难破家也,而乱臣不难破国也。是以明君使其臣,并进辐凑,莫得专君焉。今人君之所以高为城郭而谨门闾之闭者,为寇戎盗贼之至也。今夫弑君而取国者,非必逾城郭之险而犯门闾之闭也,蔽君之明,塞君之聪,夺之政而专其令,有其民而取其国矣。(《群书治要》,又见《长短经·大体》,又见《意林》)

  智均不相使,力均不相胜。(《意林》)

  今使乌获彭祖负千钧之重,而怀琬琰之美,令孟贲、成荆带干将之剑卫之,行乎幽道,则盗犹偷之矣。今人君之力,非贤乎乌获、彭祖,而勇非贤乎孟贲、成荆也;其所守者,非特琬琰之美,千钧之重也,而欲勿失,其可得耶?明君如身,臣如手;君若号,臣如响;君设其本,臣操其末;君治其要,臣行其详;君操其柄,臣事其常。为人臣者,操契以责其名。名者,天地之网,圣人之符。张天地之网,用圣人之符,则万物之情,无所逃之矣。故善为主者,倚於愚,立於不盈,设於不敢,藏於无事,窜端匿疏,示天下无为,是以近者亲之,远者怀之,示人有馀者人夺之,示人不足者人与之。刚者折,危者覆,动者摇,静者安。名自正也,事自定也,是以有道者自名而正之,随事而定之也。鼓不与於五音,而为五音主;有道者不为五官之事,而为治主。君知其道也,臣知其事也。十言十当,百为百当者,人臣之事也,非君人之道也。昔者尧之治天下也以名,其名正则天下治;桀之治天下也亦以名,其名倚而天下乱。是以圣人贵名之正也。主处其大,臣处其细,以其名听之,以其名视之,以其名命之,镜设精无为,而美恶自备;衡设平无为,而轻重自得。凡因之道,身与公无事,无事而天下自极也。(《群书治要》,又见《长短经·反经》,又略见《意林》《初学记》二十五)

  ◇已下篇名缺。

  百世有圣人,犹随踵。(《战国策》十此下有"而至"二字)千里有贤者,是比肩而立也。(《艺文类聚》二十《意林》,《御览》四百二。已上《申子》原次如此,已下各书引见,不得原次。)

  有天下而不恣睢,命之曰以天下为桎梏。(《史记·李斯传》《长短经·是非》。案此《申子》谓亡王如此耳。《魏志》高堂隆上疏引之,责李斯不正谏。)

  天道无私,是以恒正。天道常正,是以清明。(《北堂书钞》一百四十九、《艺文类聚》一,《御览》一)

  地道不作,是以常静。地道常静,是以正方。举事为之,乃有恒常之静者,符信受令必行也。(《北堂书钞》一百五十七)

  君必有明法正义,若悬权衡以称轻重,所以一群臣也。(《艺文类聚》五十四,《文选》颜廷年《宴华林诗》注,又邹阳《上书吴王》注,《御览》六百三十八。)

  尧之治也,盖明法审令而已。圣君任法而不任智,任数而不任说。黄帝之治天下,置法而不变,使民安乐其法也。(《艺文类聚》五十四,《御览》六百三十八)

  君之所以尊者令。令不行,是无君也。故明君慎令。(《艺文类聚》五十四)

  昔七十九代之君,法制不一,号令不同。然而俱王天下,何也?必当国富而粟多也。(《艺文类聚》五十四,《御览》六百三十八)

  四海之内,六合之间,曰奚贵?曰贵土。土,食之本也。(《御览》三十七)

  ◎韩非

  非,韩之诸公子,与李斯俱师事荀卿。韩王安之五年,奉使之秦,留而不遣。寻为李斯所谮,下吏治罪,自杀。有《韩子》二十卷。

  ◇上书秦王

  韩事秦三十馀年,出则为蔽,入则为席荐。秦特出锐师取韩地而韩随之,怨悬於天下,功归於强秦。且夫韩入贡职,与郡县无异也。今日臣窃闻贵臣之计,举兵将伐韩。夫赵氏,聚士卒,养从徒,欲赘天下之兵,明秦不弱,则诸侯必灭宗庙,欲西面行其意,非一日之计也。今释赵之患,而攘内臣之韩,则天下明赵氏之计矣。夫韩,小国也,而以应天下四击,主辱臣苦,上下相与同忧久矣。修守备,戒强敌,有蓄积,筑城池以守固。今伐韩,未可一年而灭,拔一城而退,则权轻於天下,天下摧我兵矣。韩叛,则魏应之,赵据齐以为原,如此,则以韩、魏资赵假齐,以固其从,而以与争强,赵之福而秦之祸也。夫进而击赵不能取,退而攻韩弗能拔,则陷锐之卒勤於野战,负任之旅罢於内攻,则合群苦弱以敌而共二万乘,非所以亡韩之心也。均如贵人之计,则秦必为天下兵质矣。陛下虽以金石相弊,则兼天下之日未也。今贱臣之进愚计:使人使荆,重币用事之臣,明赵之所以欺秦者;与魏质以安其心,从韩而伐赵,赵虽与齐为一,不足患也。二国事毕,则韩可以移书定也。是我一举,二国有亡形,则荆魏又必自服矣。故曰:"兵者,凶器也"。不可不审用也。以秦与赵敌衡,加以齐,今又背韩,而未有以坚荆、魏之心夫一战而不胜,则祸构矣。计者,所以定事也,不可不察也。韩、秦强弱,在今年耳。且赵与诸侯阴谋久矣。夫一动而弱於诸侯,危事也。为计而使诸侯有意我之心,至殆也。见二疏,非所以强於诸侯也。臣窃愿陛下之幸熟图之,攻伐而使从者闻焉,不可悔也。(《韩非子·存韩》。案下文云"诏以韩客之所上书",书言韩之未可举,下"臣斯",明此篇是书。)

  ◇韩非子佚文

  四千五百六十岁为一元,元中有厄,故圣人有九岁之畜,以备之也。(《续汉·律历志》下注补引。)

  ◎魏绛

  魏出周文王庶子毕公高之後。毕万仕晋,封於魏,以邑为氏。万曾孙绛,事悼公为列大夫,进中军司马,佐新军。谥曰庄子,一云昭子。六世至武侯击,与韩、赵三分晋地,灭晋後。

  ◇授仆人书

  日君乏使,使臣斯司马。臣闻"师众以顺为武,军事有死无犯为敬。"君合诸侯,臣敢不敬?君师不武,执事不敬,罪莫大焉。臣惧其死,以及扬干,无所逃罪。不能致训,至於用钺,臣之罪重,敢有不从,以怒君心?请归死於司寇。(《左传》襄三年)

  臣诛於扬干,不忘其死,日君乏使,使臣狃中军之司马。臣闻"师众以顺为武,军事有死无犯为敬。"君合诸侯,臣敢不敬?君不说,请死之。(《国语》十三)

  ◎魏无忌

  无忌,魏绛十二世孙,魏安B341王之弟,封信陵君。以矫夺晋鄙军惧罪,留赵十年,还魏为上将军。秦用反间废之,病酒而卒。有《魏公子兵法》二十一篇,图十卷。

  ◇下令军中

  父子俱在军中,父归;兄弟俱在军中,兄归。独子无兄弟,归养。(《史记·信陵君传》:公子将晋鄙军,勒兵,下令军中。)

  ◎李悝

  悝事魏文侯,为上地守,寻入相。

  ◇习射令

  人之有狐疑之讼者,令之射的,中之者胜,不中者负。(《韩非子·内储说》上:"李悝为上地守,欲人之善射也,乃下令云云。令下,而人皆疾习射,与秦人战,大败之。")

  ◇为魏文侯作尽地力之教

  地方百里,提封九万顷,除山泽邑居参分去一,为田六百万亩。治田勤谨则亩益三升,不勤则损亦如之。地方百里之增减,为粟一百八十万石矣。

  籴甚贵伤民,甚贱伤农。民伤则离散,农伤则国贫。故甚贵与甚贱,其伤一也。善为国者,使民毋伤而农益劝。今一夫挟五口,治田百亩,岁收亩一石半,为粟百五十石,除十一之税十五石,馀百三十五石。食,人月一石半,五人终岁为粟九十石,馀有四十五石。石三十,为钱千三百五十,除社闾尝新春秋之祠用钱三百,馀千五十。衣,人率用钱三百,五人终岁用千五百,不足四百五十。不幸疾病死丧之费,及上赋敛,又未与此。此农夫所以常困,有不劝耕之心,而令籴至於甚贵者也。是故善平籴者,必谨观岁有上中下孰。上孰其收自四,馀四百石;中孰自三,馀三百石;下孰自倍,馀百石。小饥则收百石,中饥七十石,大饥三十石。故大孰则上籴三而舍一,中孰则籴二,下孰则籴一,使民适足,贾平则止。小饥则发小孰之所敛,中饥则发中孰之所敛,大饥则发大孰之所敛,而粜之。故虽遇饥馑水旱,籴不贵而民不散,取有馀以补不足也。(《汉书·食货志》)

  ◎范痤

  痤,亦作座,为魏安B341王相。

  ◇献书魏王

  臣闻赵王以百里之地,请杀痤之身,夫杀无罪范痤,痤薄故也;而得百里之地,大利也。臣窃为大王美之。虽然,而有一焉。百里之地不可得,而死者不可复生也。则主必为天下笑矣!臣窃以为与其以死人市,不若以生人市便也。(《战国策》二十一,赵王使人以百里之地请杀范痤於魏,魏王许诺。范痤献书魏王。)

  ◇又遗其後相信陵君书

  夫赵、魏,敌战之国也。赵王以咫尺之书来,而魏王轻为之杀无罪之痤,痤虽不肖,故魏之免相望也。尝以魏之故,得罪於赵。夫国内无用臣,外虽得地,势不能守。今能守魏者,若如君矣。王听赵杀痤之後,强秦袭赵之欲,倍赵之割,则君将何以止之也?此君之累也。(《战国策》二十一,又略见《史记》,又略见《说苑·善说》)

  ◎郑桓公

  公名友,厉王少子,宣王母弟。为周司徒,封於郑。从平王东迁,建国於新郑。传十三世幽公,为韩所灭。

  ◇与商人盟誓

  尔无我叛,我无强贾毋或丐夺。尔有利市宝贿,我勿与知。(《左传·昭十六年》)

  ◎郑庄公

  公名寤生,桓公孙。世执周政。桓王即位,为左卿士,寻夺政。

  ◇城颍誓

  不及黄泉,无相见也。(《左传》隐元年)

  ◎郑定公

  公名宁,简公子。在位十三年,谥曰定公

  ◇令国中

  有能还吴军者,吾与分国而治。(《吴越春秋·阖庐内传》四)

  ◎公子归生

  归生字子家,郑执政大夫。

  ◇使执讯与赵盾书

  寡君即位三年,召蔡侯而与之事君。九月,蔡侯入于敝邑以行。敝邑以侯宣多之难,寡君是以不得与蔡侯偕。十一月,克减侯宣多,而随蔡侯以朝事于执事。十二年六月,归生佐寡君之嫡夷,以请陈侯于楚,而朝诸君。十四年七月,寡君又朝以蒇陈事。十五年五月,陈侯自敝邑往朝于君。往年正月,烛之武往,朝夷也。八月,寡君又往朝。以陈、蔡之密迩于楚,而不敢贰焉,则敝邑之故也,虽敝邑之事君,何以不免?在位之中,一朝于襄,而再见于君。夷与孤之二三臣相及于绛。虽我小国,则蔑以过之矣。今大国曰:"尔未逞吾志。"敝邑有亡,无以加焉。古人有言曰:"畏首畏尾,身其馀几?"又曰:"鹿死不择音。"小国之事大国也。德,则其人也;不德,则其鹿也,铤而走险,急何能择?命之罔极,亦知亡矣,将悉敝赋以待于,唯执事命之。文公二年六月壬申,朝于齐。四年二月壬戌,为齐侵蔡,亦获成地楚。居大国之间,而从于强令,岂其罪也?大国若弗图,无所逃命。(《左传》文十七年)

  ◎公子

  ,字子驷,穆公孙。代子罕执政,为盗所杀。後别为驷氏。

  ◇以从楚告于晋

  君命敝邑:"修而车赋,儆而师徒,以讨乱略。"蔡人不从,敝邑之人不敢宁处,悉索敝赋,以讨于蔡,获司马燮,献于邢丘。今楚来讨曰:"女何故称兵于蔡?"焚我郊保,冯陵我城郭。敝邑之众,夫妇男女,不遑启处,以相救也。翦焉倾覆,无所控告。民死亡者,非其父兄,即其子弟。夫人悉痛,不知所庇。民知穷困,而受盟于楚。孤也与其二三臣不能禁止,不敢不告。(《左传》襄八年:"子驷曰:'请从楚,也受其咎。'乃及楚平,使王子伯骈告于晋。"案上文及九年《盟戏载书》,知此为子驷之词。称孤者,假君命。是时郑简公仅六岁,子驷当国,摄君事。)

  ◇同盟于戏载书

  天祸郑国,使介居二大国之间,大国不加德音,而乱以要之,使其鬼神不获歆其D63B祀,其民人不获享其土利,夫妇辛苦垫隘。无所底告。自今日既盟之後,郑国而不唯有礼与强可以庇民者是从,而敢有异志者,亦如之!(《左传》襄九年:"同盟于戏。晋士庄子为载书。公子趋进曰"云云。荀偃曰:"改载书。"注:"子驷亦以所言载于策,故欲改之。")

  ◎公孙舍之

  舍之字子展,子罕子,穆公孙。代子孔执政,其後为罕氏。

  ◇以服晋告于楚

  孤以社稷之故,不能怀君。君若以玉帛绥晋,不然,则武震以摄威之,孤之愿也。(《左传》襄十一年,郑人使良霄、太宰石如楚,告将服于晋。案襄十年盗杀子驷,而子孔当国摄君事,服晋乃子展主谋。此盖子展之词。称孤者,假君命,是时郑简公仅九岁。)

  ◎公孙侨

  侨字子产,一字子美,穆公孙,公子发子。以少正代子皮执政,卒谥成子。发字子国,故子产之後别为国氏。(案诸侯之子为公子,公子之子为公孙,故称公孙。子国之孙始得以王父字为氏,而子产已称国侨,盖後人追言之。)

  ◇寓书以告士モ

  子为晋国,四邻诸侯不闻令德,而闻重币,侨也惑之。侨闻君子长国家者,非无贿之患,而无令名之难。夫诸侯之贿聚于公室,则诸侯贰。若吾子赖之,则晋国贰。诸侯贰,则晋国壤。晋国贰,则子之家壤,何没没也!将焉用贿?夫令名,德之舆也;德,国家之基也。有基无壤,无亦是务乎!有德则乐,乐则能久,《诗》云:"乐只君子,邦家之基。"有令德也夫!"上帝临女,无贰尔心,"有令名也夫!恕思以明德,则令名载而行之,是以远至迩安。毋宁使人谓子"子实生我",而谓"子浚我以生"乎?象有齿以焚其身,贿也。(《左传》襄二十四年,范宣子为政,诸侯之币重。子产寓书于子西,以告宣子。)

  ◇复叔向书

  若吾子之言,侨不才,不能及子孙,吾以救世也。既不承命,敢忘大惠。(《左传》昭六年,郑人铸《刑书》,叔向使诒子产书,复书。)

 

 

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