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凯利国学南天痕

首页 经部 史部 子部 集部 专题 今人新著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 

自序

 

  或曰:南天痕者何紀?弘光、隆武、永曆三朝事也。何以不言朝?季野所謂「不成朝」也。何以不名史?次公所謂「不敢當史筆」也。何以謂之「南」?哂園所謂「皆南土也,勢不及乎北也」。何以謂之「天」?蒼水所謂「天之所興、天之所廢,不得而知也」。何以謂之「痕」?落泉所謂「明天留纖痕」、心齋所謂「清天掛一痕」也。嗚呼!宇坼寰傾,碎封疆於銅馬;綱頹紀裂,倒風教於金夔。政令互更,攻守紛錯;薇里所謂「興亡成敗得失之痕繼煤山」也。至於紅霑半野,赤灑孤城;嚙舌賊營,斷頸帝舳;礱齋所謂「血痕閃閃」也。震軍旗於險麓,走戰艘於狂濤;骸裹貂衣,屍橫馬革;半巖所謂「怒痕坌起劍痕鮮」也。酷吏覆盆,痛網雲之箭矗;兇徒側刃,傷挽日之戈殘;履菴所謂「悲痕深、刀痕赤」也。生埋甘餓,啼恨何言!脫身逃禪,含冤不吐;漸岸所謂「窮山冷澤中淚痕斑斑」也。以及雁鴻影落,殞百戰之弟兄;鸑鷲形凋,作九京之夫婦;賢賓死幕,義僕殉家;合族捐軀,全門致命;柳堂所謂「蠹痕落落、忠痕纍纍」也。若夫狐媚虎噬,慘成白骨青燐;鼠附狼奔,弄得神號鬼哭;賊戕君而莫救,臣賣主而乞憐;鹿田所謂「花痕在腹、醜痕在臉」也。嗚呼!英魂毅魄,氣奪山河;辛口柔腸,腥胋日月;事變愈繁,情態畢露;可以焚香、可以按劍、可以裂眥、可以忭舞、可以慟流涕者,梨山所謂「對南天而飲恨」也。

  是編也,論賢知寧嚴;公紀所謂「世所指名」也。寬庸流弗議,以其無所責焉矣;鶴灘所謂「哀之非恕之」也。君父之慝,隱而不彰;希齋所謂「愚賤勿敢知」也。亂臣賊子,末路必載;羽菴所謂「示誅夷以戒萬世」也。纂之者誰?靖節所謂「不知何許人」也。何以不書姓?莧石所謂「諱之」也。何以不書名?文堅所謂「微之」也。何繫以號?所謂「作史書氏志不忘」也。或曰:是殆取乎「文信國南天痕」之句也。

  西亭凌雪撰并書。

 

 
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
 

Powered by www.fukaili.com © Copyright 2006. All rights reserved